元宇宙APP都是还没来得及变天鹅的“丑小鸭”

掐指一算,“微信”已经垄断社交产品NO.1的地位3年之久。2019年1月15日,张一鸣、罗永浩、王欣曾同时推出社交产品,剑指微信这个社交界的巨无霸,但遗憾败北。直到今年2月11日,一款名为“啫喱”的APP,才把微信拉下AppStore中国区免费榜社交类应用第一的宝座。

虽然很多人都在亮出自己的“啫喱”形象并要求加好友,但相信直到现在还是有很多人和数娱君一样懵:这款社交APP真比微信好用?怎么就火了呢?

简单来说,“啫喱”是一款主打熟人社交的APP——这是只属于你和你最好朋友的“友情公寓”。“啫喱”谐音“这里”,意为在这里没有没有分组,没有屏蔽,没有三天可见,你和好朋友们可以一起真实做自己。

“啫喱”还套上了当下最流行的元宇宙的概念。用户进入APP的第一步,就是捏人——捏一个代表自己的虚拟形象。

但啫喱的想法,并非在元宇宙火了后才有。仔细看天眼查会发现,“啫喱”背后站的是一点资讯。

曾经的一点资讯凭借技术层面的优势,一度试图叫板今日头条,后来经过一系列重组,资讯这条路越走越窄,DAU(日活跃用户数)下降明显。在2021年,一点资讯正式升级成为了赛博大象集团,在法人代表杨宇翔的带领下探索新的增长曲线,培育了社交、视频和游戏三条业务线。

“啫喱”最初的形态则是原来一点资讯旗下名为“身边”的应用。“身边”在2019年8月推出,是一个本地内容社区,号召用户在一定区域范围中发布与衣食住行周边新闻等与自身息息相关的内容。但这款应用在去年5月9日后便不再更新,直到2022年1月19日更名为“啫喱”,重出江湖。

重出江湖第一天的“啫喱”,并没有引发大规模的关注。从数据上看,“啫喱”的热度是从2月2日开始逐步开始攀升的,在2月5日以后开始爆发。第一次在苹果商店TOP100中看到它的身影,以及小红书上关于啫喱的安利笔记达到近100条,均出现在2月5日。

最大峰值在2月11日,伴随登顶AppStore免费榜第一,百度指数涨到49678,相比上线倍。

但热度就像龙卷风,一吹就没了。达到峰值后的2天后,“啫喱”主动宣布下架,进行产品升级。升级回归后的啫喱会是什么模样还不可知,但可以知道的是,若不下架,这款应用以现在的模样,注定无法持续火爆。

虽然在AppStore登顶第一,但在安卓应用市场里,并没有出现“啫喱”的身影。实际上,在国内安卓系统用户远比苹果用户要多得多。在Counterpoint发布的2021年第四季度中国手机市场份额报告中,创了市场份额纪录的苹果手机,占比仅有23%。

但即便只是小范围的火爆,“啫喱”已经暴露了不少产品问题,在“啫喱”的微博超话社区里,不少网友在给“啫喱”提修改意见,从加载页面停滞到应用后台卡顿,从登录问题到实时互动体验,各种BUG层出不穷。

在如今这个关键节点,“啫喱”选择暂时退出休整,或许是件好事。毕竟对一个APP来说,想长期留住用户,产品必须完善,流量下滑和品牌口碑都是不可逆的。

26岁的小夏第一次看到“啫喱”是在微信群内,好友发来一张海报,请求互粉。因为好奇,小夏下载并使用啫喱,光是捏脸就花了2个小时,“我从小就玩模拟人生,奇迹暖暖也喜欢,捏脸换服装可以玩一天”。凭借特色美观的人物建模,“啫喱”给大家的初印象都不算差。

当正式进入游戏后,小夏的体验就并没有那么友好了,看着空荡荡的页面,她一时不知道该从何处入手,“我又只能去微信群找好友加我,感觉捏脸是啫喱最有趣的地方”。

在数娱君的调查中,使用“啫喱”在3天内放弃的比例达到48%,始于新鲜感的,往往容易3天就会厌倦。

根据百度指数显示,搜索“啫喱”的用户中,在29岁以下的用户数量明显多于全网用户数,这群年轻的用户,也就容易因为“新鲜”而上头。至今仍旧在玩的比例仅有22%,问及原因大多透露是身边好友还在玩,“如果有天我朋友不玩了,估计我也不会再继续了”。

在年轻人聚集的小红书平台,体现更明显。截至2月14日,共有706篇“啫喱”相关笔记,点赞总数达到9.65万,刨除上线日没笔记比例,之后的每一天平均都有44篇,日均获赞3700+。

点开获赞排名TOP10笔记,除了2个涉及抄袭负面之外,其余均为对“啫喱”的良心安利,覆盖作者从粉丝小于5千人的素人到粉丝5万以上的腰部达人。

从他们的笔记内容可以窥探出“啫喱”吸引大家的原因——一定意义上实现了与好友即时分享状态,彼此了解实时动态。

这也是“啫喱”与微信的最大区别,即便微信有状态栏,但夹杂工作、合作方的好友构成,让很多人失去分享个人生活的动力;且微信并无分组查看功能,好友的朋友圈很容易被藏在茫茫的信息流之中。

作为熟人社交产品,“啫喱”面向大众后,似乎更倾向于陌生人社交。小红书关于“啫喱”的线%内容与交友有关,#好朋友加啫喱#一个线万+。实时在微博、小红书搜索“啫喱”,多数内容也都是加好友相关。

当熟人社交衍变为陌生人社交,原有的功能配置就有些不那么得宜。对陌生人来说,是在摸鱼还是学习,身处家中还是办公室似乎都没那么重要了。

TT在尝试加满好友后坦言想重新注册账号,“啫喱还是和好朋友玩才有趣,她的定位她的状态对我而言才是有效的。比如约了吃饭,我看了她的位置就能猜她会不会迟到,比如看她状态是工作我就不会找她聊天,摸鱼才会哈哈哈,看她电量状态还能提醒一句别忘充电”。

作为一款社交产品,“啫喱”最大bug还有一个是过于单一,可选状态少,无法多人群聊,感觉是“会聊天的QQ秀”,亦或是“没法种田的摩尔庄园”,又或者是“联机版的模拟人生初始状态”。

好友关系难以沉淀,交流方式单一,依靠虚拟人3D形象博取新鲜感的“啫喱”,要想真正成为年轻人最新的社交货币,还需要升级再升级。

“元宇宙”在2021年有多火热,不必赘述,光是接连入选《柯林斯词典》的“2021年度热词”以及《中国新闻周刊》的“2021年度十大热词”,就能说明它已经成为现象级的概念。

但火热的仅仅是这个词本身,衍生而来的元宇宙产品并不出彩。算上“啫喱”,前后有6款APP,目前为止没有一款算得上乘上了东风。

从天下秀的“虹宇宙”到百度的“希壤”,从Meta的“Horizon Worlds”到字节跳动的“派对岛”,每一个元宇宙产品的诞生都承载菲林无数,光是“虹宇宙”就在测试阶段引发了一波虚拟炒房热,一块极地木屋标价为9999元,更夸张的有100万。

但这些元宇宙产品上线后均被诟病,诸如“Horizon Worlds”的半截人形象,“希壤”的粗糙3D场景,“虹宇宙”的不人性化的游戏体验等等。

关于元宇宙的概念,很少人能解释得清楚,但能清楚看到越来越多人的入局,能像任天堂社长直言“因为没搞懂,暂不打算加入元宇宙”的没几个。

“希壤”上线版本”,当时百度副总裁马杰解释道,“像希壤这样的平台,我们认为至少要用七年才能达到‘0.0’版本。”

元宇宙的APP们,如今看来都像是一个蹭概念的半成品,当技术还没从负数转正时,用户不能指望它能实现0到1质的飞跃。

就像“啫喱”,明明主打社交,却是虚拟形象更吸引人;明明主打亲密好友圈,却是陌生人护驾玩得最起劲;明明是微信竞品,拉新却还要通过微信。好比网友说的,“QQ还没诞生,QQ秀先流行起来了”。

大家苦微信久矣,很希望有款社交APP能超越它,希望升级后的“啫喱”能做到,也希望有更多的“啫喱”出现,不是任何产品的模仿或者叠加,也不是蹭概念,而是真的能让大家完成社交功能。

第一步完成社交基本属性,第二步再用元宇宙包装升级。说不定,真·沉浸·交互·社交元宇宙APP会就此亮相……

本文由@Data ENT数娱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苦微信久已这话严重了吧。微信让我生活便捷了不少,哪怕是谁垄断,都会出现同样的问题。苦的是竞争企业。

经历过关注AR/VR/什么R之后,对元宇宙的期待已经极度冷静。会吹的越来越多,能做的越来越少~

听到很多言论说在中国程序员是吃青春饭的,那么产品经理呢,也吃青春饭吗?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是以产品经理、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成立11年举办在线+期,线+场,产品经理大会、运营大会50+场,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20个城市,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起成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